为什么总有一些人认为复兴汉服没有必要?

因为确实没有必要。

古语云“三代不同政”,一代有一代的礼仪、生活方式和相应的典章服制,要在经济、方便、适应生活和工作的需要。中国从上古时代至现当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食、住、行,我们学习的基本知识,我们工作使用的劳动工具,我们保家卫国用的武器,我们的国体、政体,都变了,为什么单单衣就不能变?

一些狂热追求“复兴汉服”者打着“恢复传统”的旗号,且不说中国古代绝大多数时候、绝大多数场合和绝大多数古人,并没有穿着一身当今汉服爱好者所极力推崇的那种深衣曲裾,即便在某个特定时代,这种形制的服饰的确作为礼服或常服之一被一部分社会阶层所采用,那也是因为当时的生活方式、礼仪和社会环境适合这种服制,如今早就时过境迁,宽袍大袖不方便做工,不方便学习,甚至连和大家一起吃饭都不方便(我的朋友,微博里的造船工程师@猫头鹰快艇 当年应邀参加汉服众聚餐,因为只有他一个穿着运动服去的,结果他在别人忙着照顾袖子不要拖进油汤的功夫把桌上所有大虾都吃光了),我们是生活在社会和时代中的,别人不会因为你穿了一身特别的衣服而格外谦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此穿着,活得下去么?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是为了让自己的民族战胜强敌,获得竞争优势,难道两千年后,我们面对更严酷的竞争,反倒要汉服跪射,自缚手脚?

如果我们在食上复古、排外,那么我们不能吃土豆、番茄、玉米(拉美的),不能吃西瓜、胡萝卜(西亚的),不能吃小龙虾(北美的),不能吃罗非鱼(非洲的);如果我们在住上复古,那么我们不能住公寓(西方的),不能用空调、冰箱、现代化电器,不能上网,不能用电脑(工业化国家的),甚至不能用电灯(美国的);如果我们在行上复古,那么我们不能坐汽车(美国/德国人发明的),火车(英国的),轮船、飞机(美国的);如果我们在体育项目上复古,那么我们不能玩三大球(现代足球是英国的,篮排球都是美国的),不能玩乒乓球和羽毛球(英国的),甚至不能玩老鹰捉小鸡(马来西亚的);如果我们在医学上复古,那么我们不能打抗生素,不能做手术,不能种疫苗,不能用保险套……你们喜欢这样的生活么?或者说,我们今天能回到这样的生活中去么?不能对吧?那么为何你们竟悍然觉得,衣服就可以甚至必须是一个例外?

如果我们今天穿着汉服起居,不但没法在早晚高峰去挤地铁公交,不方便开车,不方便工作,甚至连逛商场、上厕所都格外麻烦(我曾经开过古装影楼“九章摄影”,合伙人、前汉服众韩姝曾经描述过汉服众聚会时几十个汉服女生排队上厕所的惨状),我们就会被时代和社会所淘汰;当然,有些汉服众说,可以只把它当做礼服,但三代既不同政更不同礼,被孔子认为更能代表礼的韶乐,从诗经时代到当代都变过无数次,以至于隋朝君臣就无法接受被公认为音乐复古大师的万宝常所制订的礼乐乐器、曲调,认为“太淡”,那么何以礼服却一定要复古?又复到哪个古?如果复到黄帝“垂衣裳”也还罢了,倘有人觉得应该复古到盘古或者山顶洞人,奈何?

当代社会是自由的社会,只要不伤风败俗,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觉得喜欢、合适的衣服,部分朋友愿意弄一身自己称作“汉服”的衣服穿一穿、玩一玩,在同好中交流一下,当然是可以的,但“复兴汉服”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服装是和时代,和社会及生活方式相配套的,你要“复兴”这么一套衣服,是否打算连配套的一切都还原?且不说您自己是否弄明白那么一大套东西,即便您明白、乐意,也得问问大家答应不答应、乐意不乐意跟着一起发疯对吧?

所谓汉服,即汉民族的传统服饰,又称汉衣冠、汉装、华服,定型于周朝,传承于秦朝,于汉朝形成完备的冠服体系。“汉服”一词最早见于《汉书》:“后数来朝贺,乐汉衣服制度。”汉服采用幅宽二尺二寸的布帛剪裁而成 ,分为领、襟、衽、衿、裾、袖、袂、带、韨等十部分。根据裾的长短,又分为襦、裋、深衣三类。

顺治二年七月初九,满清政权颁布易服令,规定“官民既已剃发,衣冠皆宜遵本朝之制”。由此,传承了四千多年的汉服因剃发易服而消亡。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这首《重回汉唐》是由汉服复兴者孙异作词作曲的汉服运动主题歌。所谓汉服运动,是本世纪初,随着中国国力上升,以知识分子、青少年族群为主体,以汉服回归为出发点,掀起的一场以复兴华夏文化为目标的文化复兴运动。汉服复兴者互称“同袍”,他们主张重回汉唐,不是回到那个时代,而是以汉服为载体,弘扬中华文明,继承华夏文明的血脉,继承祖先留给我们的伟大的民族精神和宝贵的文化遗产。

当今,很多人在宣传汉服,从影楼汉服艺术照的流行,日常生活中着汉服的增加,可见一斑。这些人不一定都是在彰显自己的境界有多高,只是单纯的喜欢汉服,喜欢汉服带给的古典美感。在汉服复兴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引起了社会上一部分人反对复兴汉服。有些人认为汉服虽然美观华丽,但在日常生活中穿着不太方便。另一部分人认为,少数人经常身着奇装异服,将照片公布于社交媒体,有哗众取宠嫌疑。

总之,我认为,我们既不能像汉服支持者那样保守残缺一味追随古代的汉服,也不能像汉服反对者那样一概排斥汉服,面对古人留下的东西,都应“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一分为二的看待。应该撕下“汉服”的标签,让他回归服装本身,让它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自由生长,自然发展。

支持汉服和反对汉服的是一场较量,并不仅仅限于汉服,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诸如支持中医和中医黑等等话题的争论等等。可以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原本这不应该是问题,因为事物只有好坏之分,合适不合适之分。然而现实是中医黑不仅要把中医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万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那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味了。这不是好不好、科学不科学的争论了,这有点像你死我活的较量。其实我很奇怪,因为中医有效并不需要再次争论,因为从概率上看怎么可能一无是处呢?再不堪的人,他都有优点,再牛叉的人也有不堪的一面。这么极端已经是反科学了,还怎么以科学的名义?太极图里都是白中有黑,黑中有白。科学上也证实没有绝对的男女,可见太极图都是十分科学的。

汉服只是一套衣服而已,它并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在里面。审美风格而言,除了那种极端渲染暴力和邪恶的不能容忍以外,其它你有什么理由反对它?你可能会说穿着不方便,我想说,多数时装穿上都不方便。那为什么还要搞时装周呢?再说汉服是因为中断了,所以普通常装丢失严重,古人不可能都穿那种隆重的服饰。用脑子想想嘛。

如果你觉得进入现代了,不该有传统的腐朽的元素。那我也不跟你争这个,我就想说,你知道西服领带是圭吗,是龟甲纹,代表男性生殖文化吗?中国各民族传统服饰上都有,而且我们是系腰间,你却系于脖子上,搞笑不?今天服饰也是在传统基础上发展演进而来的。传统旗袍,尤其满式旗袍能看吗?而汉地改良的就好很多。到了民国剪裁出来的旗袍今天都是一绝,都是有东方代表性的。也就是说,并不存在那种服饰好不好,而是你有没有机会改良演进。服装设计的意义在哪里?如果有传统元素可以依托,比你凭空要有的放矢很多。西式现代装充满了传统元素,那他们又是怎样的腐朽呢?汉服是因为有个中断期,所以失去了演进改良的机会而已。复兴文明,不复兴审美风格简直就是脑残。

今天的中国人基本没有审美能力,所以大街上很压抑地建造了乱七八糟什么都不像,一点美感都没有的建筑。因为完全西化你做不到、很纠结,甚至是理解不了。而自己的审美精华又因为接触不够没有感觉,可不就只能建造出丑陋的建筑。包括装修,那些欧式,说实话,不伦不类,因为你没有认真投入进去研究西式风格的神韵,所以就是蹩脚模样了。电视上出现的那些名人的家装就是那个路子。最早冯小刚有个记录片拍了他们家最早的样子,就是西式风格。那才叫土得掉渣呢。因为你对西式风格只是一知半解,甚至进不去,因为你中断了根文化,你是飘在空中的。所以没有出发点,根本不可能有审美自信。民工行李袋被西方设计成时尚元素,试想要是中国人设计的,一定会被奚落嘲笑,因为没有审美自信就只能等待别人认可后自己才敢认可。

恢复汉服的最大意义就是根文化的回归,是构建审美出发点的必要条件。否则你永远处于西化、纠结、彷徨的状态,日本号称脱亚入欧,然而日本传统元素保留数百倍于我们。我就奇怪,同样是这批人,天天夸日本,都快成精日了,为什么日本保留传统的这方面一轮到自己就龇牙咧嘴了。那脑子真是难以形容。

日本人是随时穿传统服饰拒绝现代服饰吗?不是嘛。只是为传统文化留一席之地。为自己的文化留一席之地都不可以,那你到底是什么心态?现代化难道要把自己现代没了,多元要把自己多元没了?

恢复汉服是必须的,不说别的,你要改良他,首先就得穿上它,有了感受才行。否则只会是提取传统元素之后变成西式风格。中国各民族的传统服饰图案之丰富,没有任何国家能相比。面对这么一个宝库,熟视无睹,那才是超级脑残。不说别的,光古代汉族帽子要是摆出来都够摆一条街的。西方那一套,大多数你连见都没见过,你怎么能设计得过洋人?难道你永远跟人家屁股后头混?再者西式设计并非都适合我们,纳粹军服漂亮吧,但穿你身上就会弱很多。因为不适合嘛。中国有个品牌很西式风格,我们去穿就是不好看。所以需要适合我们的服饰出现。

为什么有人会反对,其实这些人中大部分就是我反复车轱辘话说的那种1840后遗症。骨头没了。还有一类就不说了,心态猥琐,居心叵测。好了就这样了。我希望每个认同的人都理直气壮起来,都出一份力,哪怕是看到汉服的消息点个赞也行。要态度鲜明地对那些侮辱汉服的人说不,汉民族不欺负他人,但绝不容许你肆意践踏。自尊者,人敬之。自贱者,人践之。

服装是一个民族区别另一个民族的重要标志,其背后的文化背景底蕴渊深,是一个民族核心价值体现和精神追求。汉服曾是强大汉王朝的国服,最具汉民族复兴时盛世盛装的特色,它是符号标识,凝聚人心,凝聚力量,现在我们复兴汉服,梦回汉唐,意义重大,民族的自信源于文化自信,汉服文化的精神传承,厚人伦,美教化,同被王风,是着汉服的主旨所在。


根本没有需要。复兴汉服,实则有哗众取宠嫌疑。

汉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强盛朝代,汉服是汉民族展示美丽、休闲生活的体现。然而,汉服只体现已过去的历史,没有必要刻意复古。

时代是发展的,要有发展的眼光,才能跟上世界潮流。汉文化也是发展和完善的,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主要部分。当然,并非穿件汉服,就展示汉文化,这根本就是歪理。而且,汉朝之中,占多数的劳动人民,根本就不可能穿那件衣服劳动。很明显,所谓提倡汉服,就是提倡汉朝时代的享乐文化,这是宣扬腐朽的变相行为。

社会在发展,民众每天需要为生计劳动。不可能似某些执绔子弟那样,穿几件汉服在街头傻疯。





我觉得服装是每一个人的自由,你有权利提倡恢复汉服,别人也有权利反对。

在我看来,所谓强调恢复汉服,而不强调恢复汉文化,汉精神,汉礼仪,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你说要恢复的是一种文化自信,还是在外美观。

今时之文化,无论承不承认,都是西方文化在做主导,从艺术,到生活,都是西方主导,加入我们东方的一些风格习俗,这才是可怕的。曾经我们负责的是向世界输出文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拾人牙慧,别人流行什么,我们才去做什么。别人用英语,我们就去学,别人用日语,我们也去学,曾经是别人都要学汉唐文化语言,来中国取经。

如何恢复先祖盛世,才是我辈该做的,而不是夸夸其谈,宣传一个服饰。

说到服饰,我们华夏子孙自古就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民族。

《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作品说,黄帝、胡曹发明了衣服,从此我们告别了兽皮为裳的时代。

先秦衣裳流行上衣下裳,也就是穿的是裙子。

周朝时喜欢把上下衣分开裁剪,再在腰部缝合成长袍,这叫深衣制,根据衣襟的直曲,有曲袍直袍之分。

春秋增加了很多印花装饰工艺,让服饰优美高逼格起来。最厉害的是战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估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最简单的说,就是我们汉人学会了少数民族的精髓,会穿裤子了。。。。。

我们汉人的源头汉朝,穿的是汉衣冠,什么意思,流行了冠服制,喜欢带精美华辉的帽子。以彰显身份。

魏晋之风,追求袖袍宽大,上身对襟,束腰,衣襟下摆很多小装饰。

至于隋唐,因为都是有胡人血脉的人掌权,所以更是继承了北方胡人的风格,就行长袍上身小圆领,,带着两个软角的帽子,发展出独特的唐装。

宋人性格保守。尊崇朱程理学,衣裳简单保守,形式单一素质,一改盛唐之华贵。

明朝服饰,上承周汉。下继唐宋,头戴四平方巾,代表国家太平,也流行瓜皮帽,学名六合一统帽,明朝衣服最突出特点是出现以前襟纽扣为系结的方式。

另外我没有说元与清,是我觉得他们的服饰代表不了汉服,旗袍也没有这个资格。

我们老祖宗都在不停的求变,将服饰变得越来越实用,我们子孙却在今天不想着重振祖宗荣耀,而只是想着重穿祖先的衣裳,有什么意义?

文化不振,何以言装?

非得穿古代汉服?你他妈现代人不会改良汉服吗?工作汉服,休闲汉服,婚嫁汉服,丧葬汉服,晚会汉服,一群傻子思想这么狭隘的还争来争去,反对的就只看的到不方便?古代人的衣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啊,我发现有个人就特别可笑。他说抗洪救灾子弟兵难道穿汉服吗?那我先问一下,古代人打仗不穿甲胃难道穿汉服吗?现代人怎么越来越蠢了?谁说汉服一定要跟大褂一样?你就不能改良出短版汉服吗?哎呀,好蠢啊,快别卖弄你的大脑了好吗?国人要都是这脑子该怎么办啊?

傻孩子,你的愚蠢让你只看到事物的表象。汉服或古服所代表不是一件衣服或审美,它背后所承载的是封建礼教下君臣,父子,士民,男女等不平等的关系体制。什么等级的人,什么时候穿什么衣服处处都是在彰显封建等级下的人与人的尊卑关系,你今天叫嚣要恢复汉服,明天是不是要恢复汉制,让你过过见官就拜的瘾才能彰显汉官威仪?在然后是不是要恢复人分九等,再找个人来当皇帝?可能你天生膝盖软喜欢下跪吧。但我不喜欢!我觉得绝大多数人也不喜欢!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吧!从推翻满清废科举,废跪礼,废奴籍,到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再到除四旧,最后到改革开放,这一百年来无数能人志士为了破除封建传统,尊卑秩序抛头颅洒热血。中国民族复兴如此伟大的成就跟传统文化可曾有半毛钱关系?

纵观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完完全全都是传统封建礼教造成的,反观近四十年来中国的伟大成就,难道不是根除四旧后中华民族才得以滕飞的佐证吗!

自从大航海时代后,人类成为一个整体,就逐渐形成了统一的价值观和审美观!现代时装就是这个前提下的产物,是融合了全人类各民族元素的集大成者,穿着舒适简洁,远胜穿着复杂行动不便的汉服!该是有多自卑的人才会觉得穿时装就是崇洋媚外?穿时装是文明开化的表现,这一点是不接受反驳的。

穿汉服,必要执古礼!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此风不可长!此焰不可盛!如此则国家危已,民族威已!

我认为恢复汉服主要是与民族挂钩,和中华文化不是太挂钩。

我希望恢复汉服是想要56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服饰, 汉服确实因为有些是宽袖大袍而在日常生活中有点不方便,但想想婚纱,礼服什么的,也就觉得并没有什么的,单论是否方便来讲,一些宽袖大袍的汉服其实和婚纱礼服差不多,可以在重要场合穿,或者出去玩穿应该也可以。

不过也有比较方便的汉服,袖子和日常时装差不多宽的,这种的就很适合日常了。

我认为汉服属于民族文化,而民族文化属于中华文化,看到有人说复兴汉服就是复兴中华文化,我并不是很赞同,因为我认为汉服是民族文化的一个分支,而民族文化又是中华文化的一个分支。因此汉服不能代表民族文化,民族文化也不能代表中华文化。(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如果不能理解请参考“我是江西的,江西是我的”)

最后吧,我认为可以官方设计一件新的汉服,就是把古人设计的汉服的特点都糅合在一起,也可以说是改良吧。

在古代的汉人设计的衣服是汉服,我们也是汉人,我们的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不要说什么现在的汉族人血统不是纯正的,血统纯正不纯正不都是那几种血型吗

书读的不多,只想到这么点,有什么不对的,请指教

之所以你能在这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中国还在,中国的强大是因为与时俱进,不二杆子成像欧洲那样零碎的版图,恢复汉服明显带有民族主义,而中华民族向来是有气节而无民族实形。说个简单的,有了汉服就有了形。目前中国民族还算和谐,很多是因为汉族的不排外。懂了吗